江苏最大专利申请机构|专利查询|专利检索|商标转让|商标查询|商标注册|高新技术企业认定|企业项目申报|知识产权服务|维权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中国省市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内蒙古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黑龙江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新疆 广东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青海 宁夏 澳门 台湾 香港
吉林 江西 广西 陕西 甘肃
法律解读
大宝创始人的维权之路
发布时间:2012-12-29 浏览: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年头,这是愚昧的年头;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我们拥有一切,我们一无所有;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落地狱。”狄更斯《双城记》中的这段话,用在武宝信身上不为过。

       那句经典的广告语——大宝,天天见——诸多京城百姓至今耳熟能详。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大宝的“宝”源于其创始人武宝信名字中的“宝”。

因为大宝,武宝信曾经很辉煌。最风光时,“他去人民大会堂演讲,几乎每天都在接待外宾”。

因为大宝,武宝信曾经落魄,甚至举家迁往海外,从“飞毯”摔到地下的个中滋味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

因为大宝,如今,武宝信走在坎坷的维权路上,目前有4场诉讼在等着他。

2012年初冬,在北京市一条尽显萧瑟的老胡同里,记者见到了已过古稀之年的武宝信。浓眉、大眼、说起话来慢条斯理却掷地有声的他,静静地坐在记者面前,手里夹着香烟。烟雾缭绕中,他沉浸在了五味杂陈的人生回忆中。

奋斗与曾经的辉煌

武家七个子女,武宝信在男孩子中排行第五。其父利用学徒时攒下的微薄积蓄和耳濡目染所得的经营之道,在沈阳开了一间鞋铺。1940年,武宝信降生在鞋铺二楼的日式榻榻米上。

那时,正是日本占领沈阳的黑暗时期。根据日本当时的规定,中国人必须吃混合面,不能吃大米;否则,就算经济犯。武宝信的父亲为了让产后的妻子加强营养,从农村搞了一点儿大米。因此,他被日本宪兵队抓去,灌完凉水灌辣椒水。所以,打出生起,武宝信受到的教育就是“岳母刺字,忠心报国”。

解放初期,上小学三年级的武宝信随着家人从东北迁往北京定居。小学毕业之前,武宝信爱上两样东西:航空模型和矿石收音机。他还用破袜子筒做垒球,用香胶水浸泡废幻灯片作为黏合剂。这一切,不断开拓着他的思维,也为他今后的人生之路点燃了一盏灯。

初中毕业后,武宝信报考了一所中专——北京电力学校。谁知,两年之后,“反右”运动开始了,他所尊敬的一位老师被打成右派,武宝信因为同情这位老师而受到处分。

1959年,武宝信毕业后被分配到西北电力设计院。依旧背着处分的他被打成了“漏网右派”。也正是在这段艰难的日子里,他邂逅了珍贵的爱情。

婚后,武宝信夫妇二人调到了宁夏发电厂搞基建,武宝信要求到最脏最累的燃运车间工作。他目睹了粉尘污染环境、毒害工人的情景,萌发了研制除尘剂的念头并付诸行动,业余搞起了研究。他的早期日用化学发明——除尘剂、劳动护肤水、粉刺露均诞生在这大西北的山沟里。

1978年,武宝信调到石家庄钢厂担任环保技术员。炼钢车间使武宝信体味了难耐的高温,而车间传统的电风扇通风效果并不理想。于是,一种叫做双回流冷风器的发明又在武宝信手上诞生了。

后来,他被调到石家庄机床附件厂,他的冷风器在该厂成批生产后销售状况良好。而为武宝信的事业奠定基础的药用化妆品“三露”(暗疮粉刺露、皮肤增白露、亮肤露)也是在这时研制成功的。在武宝信的引领下,1984年,机床厂下属的育青日用化学制品厂仅用半年时间就完成利润250万元。但当武宝信继续酝酿更多的改革、发明时,却遇到了一些阻力。此时,北京市民政局下属的一家残疾人工厂正欲开发研制新产品,拟聘武宝信出任厂长。1985年,武宝信便应聘来到北京开始创建三露厂。

为了解决建厂的资金问题,武宝信只好把自己的技术成果“抗皱增白奶液”配方卖了150万元捐献给工厂,解决了燃眉之急。

1986年年底,由于石家庄三露厂领导间矛盾爆发,牵连到北京三露被控商标侵权。不得已,必须重新注册新的商标,“大宝”由此而生。

从粉刺露到嫩肤霜,从丰乳霜到减肥霜,从生发灵到浓眉灵,武宝信和他的企业不断有新产品问世并得到认可。这家残疾人工厂不仅因此而扭亏为盈,还多次受到各级表彰,在中国乃至世界刮起了“大宝”旋风。

低谷与档案的丢失

武宝信被簇拥在鲜花与荣誉中,既搞科研当发明家,又管工厂当企业家。

此时,即将跨入“知天命”之年的武宝信怎么也无法料想自己竟然走上人生的“滑铁卢”——悲剧开始了。

据武宝信回忆,1989年,一位已届退休年龄的领导的女儿找到他,表示自己已经办成了去美国的手续,让武宝信从公款中给她26万元,由其父亲管辖下的公司给开具收据。

“我在大宝,一分不干净的钱都没拿过。而且,国家给我的好多奖励款项我都捐献给残疾人了。”靠工资生活的武宝信自己拿不出那么多钱。若按对方说的做,就是在挪用公款,在犯法。因此,对于这一要求,武宝信断然拒绝。

没过两个月,该领导便在一次厂长大会上点名指责武宝信抵制党的领导,搞和平演变。“污蔑我违法乱纪,开始对我进行政治迫害。没有正式任免手续,没有我的签字,没有让我移交工作,就停止了我的厂长职务,并停发了我的工资。”武宝信回忆说。

1989年,武宝信被迫离开了大宝。次年,无法平静生活的他不得不以公派出国的身份辗转来到菲律宾。在当地使馆的帮助下,他获取了华侨护照,并拥有了绿卡。

举家迁往异国他乡,为了生活,武宝信开始研发适合菲律宾当地销售的新产品,例如大唐精油、都梦增白粉蜜,并取得了成功。短时间内,武宝信再度成为菲律宾当地知名的企业家。

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武宝信感觉自己回国的时机到了。1994年,武宝信带着从国外赚的400万美元回到国内,创办了一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其产品在食疗戒毒、治疗癌症中取得了重要进展。

同时,武宝信回国后一直在办理自己的退休手续。他的老东家北京市民政工业总公司以没有他的档案为由拒绝。“问问民政工业总公司的老职工、老领导,他们都知道我是大宝的厂长,是大宝的主要创始人,是民政系统的全国劳动模范,怎么会没有我的人事关系和档案呢?”武宝信想不通。

为了能办理退休手续,他不知多少次去找单位领导、组织部门、信访办,均无结果。12年过去了,武宝信在无期限的等待中终于“忍无可忍”。于是,2012年2月21日,武宝信将北京市民政工业总公司告上了法庭,要求被告赔偿未领取退休金的损失12万元。

诉讼与庭审的交锋

2012年4月,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判决认为,职工调动、辞职、解除劳动合同或被开除、辞退等,应由职工所在单位在一个月内将其档案转交其新的工作单位或其户口所在地的街道劳动部门。北京市民政工业总公司作为用人单位,负有妥善保管和在劳动关系解除或终止后及时转移职工档案的义务。现武宝信档案下落不明,而北京市民政工业总公司未向法院提供将武宝信档案转出的有效证据,故北京市民政工业总公司应赔偿武宝信的损失。武宝信在发现档案丢失后,积极寻找档案,未放弃权利,故其诉讼请求未超过诉讼时效。武宝信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但其所要求的数额过高,具体数额由法院酌定。综上所述,法院判决:(一)判决生效后7日内,北京市民政工业总公司赔偿原告武宝信6万元。(二)驳回武宝信其他之诉讼请求。如北京市民政工业总公司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赔偿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29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北京市民政工业总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其上诉理由是:第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武宝信是20世纪80年代从河北引进到北京的,但其在单位工作时间很短,置组织原则于不顾,又接受河北省委组织部的任命,任职涿州市经济开发区副主任并开办森宝日化有限公司。1989年11月,武宝信持涿州市委组织部的干部商调函到我公司办理档案调离手续,后因为武宝信身份特殊,经办人将档案交给其自行带走了。武宝信自调离北京后与该公司没有任何联系,一直没有找该单位寻找档案。第二,原审法院判决赔偿数额过高,该单位是一家残疾人福利事业的管理机关,管理的下属企业都是残疾人企业,赔偿的钱都得由下属企业负担,请法院考虑其单位的实际情况。

2012年9月1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认为,公民的人事档案是公民取得就业资格、办理调动、聘用、核算工资标准、社会保险福利待遇乃至办理退休、退职手续以及享受养老保险福利待遇所应具备的重要凭证。作为用人单位的北京市民政工业总公司在武宝信离职后,应按相关规定妥善将武宝信的档案移交给新的用人单位。现武宝信的档案下落不明,北京市民政工业总公司未提供证据将武宝信的档案移交给其他单位,因而对由此给武宝信造成的损失应予赔偿。据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截至发稿日为止,两个多月过去了,武宝信称并未收到北京市民政工业总公司的任何赔付。目前,他已经到法院的执行庭正式立案。

在采访快结束时,武宝信一再表示:“我现在年纪大了,没有退休金,没有医保,老年人就是在乎医院啊!目前,网上对于我的事情说得不少。但我想说,不要把我的遭遇归为国家,这只是个别人的问题,是他们违背了党和政府对老年人的关爱。”

同时,武宝信告诉记者,他其实是打算进行一连串的诉讼,第二个诉讼打算起诉卖大宝的人。武宝信认为北京市三露厂把大宝卖给了美国强生公司,违反了《残疾人保障法》,也完全违背了他捐赠150万元给大宝的初衷。武宝信表示他这样做的最终目的是希望能够触动有关单位和部门,把大宝收回来,将残疾人安置好。

采访之初,武宝信首先要求讲一下这几年他最痛心的感受。记者以为他是要发牢骚——和众多身处纠纷的维权者一样。不过,他接下来说的话,着实令人感动。“我每天在外面活动主要是坐地铁,经常能见到残疾人在乞讨。我看了以后,感到非常痛心。尤其是看到我们的残疾人向外国人伸手的时候,我这个前大宝厂长是什么心情?”

据他介绍,大宝的前身北京三露厂是残疾人福利工厂,其任务就是安排残疾人就业。曾经有一段时间,全厂职工凡是见到残疾人在街上乞讨的,会立即把他们接到单位来,有劳动能力的,安排上班,录用为大宝的职工;上班行动不便的,每个月月初,工厂把说明书和纸盒送到残疾人家里去,月底时再派人把叠好的纸盒和说明书取回来并送去工资。武宝信说,他很怀念那段时光。

  知识产权服务中心   业务领域   专利申请   商标注册   分类资讯   联系我们   专利申请商标注册项目申报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