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市首创知识产权服务中心
泰兴市知识产权服务中心
江苏技术服务热线:
0523-87655711

美国空军规模暴增意欲何为?

浏览:4 作者: 来源: 时间:2019-06-13 分类:热点关注
作者:杨民青(华语智库高级研究员、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按照既定发展计划,如果得到美国国会批准,未来,美国空军整体规模将暴增至现今的125%,这将是自冷战结束以来最大的扩军行动。美国空军计划整...



按照既定发展计划,如果得到美国国会批准,未来,美国空军整体规模将暴增至现今的125%,这将是自冷战结束以来最大的扩军行动。

美国空军计划整体规模将爆增四分之一



2018年9月17日,美国空军部长希瑟·威尔逊在空军协会研讨会上提出,未来战争需要美国大规模扩充空军作战部队,至少将作战中队的数量从现今的312个中队,增加到2030年的386个中队,整体规模增加近四分之一。

威尔逊指出,在过去15年里,由于美国军费预算持续不足,空军部队规模不断缩小,在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中,美国空军规模远不能与10年前“沙漠风暴”行动时相比。30年来,美国空军战斗机中队数量下降了59%,最近一轮大规模的削减发生在2013至2014年间,其中,削减严重的部队当属加油机中队,这种削减可以用“血洗”来比喻。

根据威尔逊的倡议,美国空军现有53个运输机中队,需要再增加1个;现有9个轰炸机中队需要再增加5个,现有27个搜救中队需要再增加9个,现有40个指挥和控制/情报监视和侦察中队组要再增加22个,现有55个战斗机中队需要再增加7个,现有25个察打一体无人机中队需要再增加2个,现有16个航天中队需要再增加7个,现有20个太空军中队需要再增加7个,现有40个加油机中队需要再增加14个。其中,位列首位的是新增14个加油机中队。显然,新增加油机中队是出于远程作战的需要。

美国空军整体规模爆增,不仅需要更多战机和飞行员,而且,需要更多的地勤、机械保障人员、志愿人员,以及其他相应的军事设施。据威尔逊初步估计,美国空军现役和预备役部队至少需要增加4万名人员,才有可能满足实际需要。

2018年9月17日,美国《防务新闻》网站发表文章披露,美国空军已为扩军计划进行了长达6个月的研究。按照这份扩军计划,增加最多的是执行“指挥、控制、情报、监视和侦察”任务的中队。此前,美国空军已经做出决定,不准备采购F-15X或F-22改进型号,新增加的战斗机中队主要以F-35型号为主,为的是在质量上优于作战对手。

此外,美空军战斗搜救中队计划将增加三分之一,即从现今的27个增加到36个;航天中队将从16个增加到23个;特种作战中队将从20个增加到27个;空运中队将从53个增加到54个;无人机中队将从25个增加到27个。虽然,美国空军的网络战中队和洲际导弹中队数量保持不变,分别为18个和9个,但是,这支新型的作战部队将增加新的装备,从而得到现代化的技术升级,成为全世界最强的技术分队。

有媒体发表评论称,如果美空军扩军计划得以实现,在增加74个作战中队的同时,空军将增加4万多人,预计到2030年,美国空军将从现在的67万人增至72.5万人。

在提出这份倡议时,美国空军部长威尔逊并没有透露扩军计划所需的实际预算数额,有评论说,这很大可能是避免吓坏那些不了解情况的国会议员们。

在谈到未来美国空军所需军费时,威尔逊只是表示,美国空军整体规模扩张的倡议,不仅是经过周密的计算,而且,相信也是美国政府能够负担得起的。有专家匡算过,如果按照这位空军部长的建议,美国空军扩充到386个中队,所需资金至少上千亿美元。

如果这一计划得到批准,那么,其他军兵种也会效法。美国政府能否拿出如此多的军费,许多人不得而知。尽管这样,美国空军扩军建议仍然认为,美国空军只有通过现代化改造,飞机性能和作战能力才能得到提高,否则无法承担赋予的任务和使命。


美国军费上涨引发空军爆增计划



美国2019财年军费预算已经达7163亿美元,与上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军费支出的历史最高水平相当。美国政府之所以有如此高昂的军费支出,主要原因是特朗普竞选时的许诺得已兑现。随着美国军费大幅度提高,美军各军兵种当然都想趁机从中分一杯羹,其中,美国空军可谓反应迅速,很快提出了完整而全面的扩军计划。

美国军中高官们都知道,由于美国经济存在不确定因素,以及贸易战对美国自身不可避免的伤害,今后,美国政府是否能够继续付出如此高昂的军费难以预料。尤其,令他们担忧的是,如果未来特朗普谋求连任总统失败,或者因为其他因素特朗普突然去职,今后美国军费是否能够保持高位也是一个未知数。现在提出扩军计划,可谓是天赐良机。

正因为这样,在2017年5月23日,美国国防部正式公布了2018财年国防预算申请的提案,此次国防预算申请被看作是重建美军“三步走”进程中的第二个步骤,也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提交的第一份全面的预算申请。美国国防部正是根据特朗普“重建美国军事力量”的指示,适时提出了“获得战备”“获得平衡”“获得更大的规模和更强的杀伤力”这三个重要的建军新目标和新计划。

为此,美国国防部开出了“极其正当而充分”的理由——只有通过持续地增加国防资金的投入,才可以尽快地恢复美军全谱作战能力,才可以牢固地捍卫美国在全球的“霸主地位”。虽然,这份高昂的国防预算提出之时,对国会是否能够批准不得而知,但是,这毕竟为美国政府确定军费数额,提供了一个可观的参照数目。

有观察人士指出,早在特朗普竞选总统期间,他就把重建美国军队作为重点。就在特朗普上任的当天,白宫网站公布了新政府六大议题,其中之一就是“扩军强军”。在特朗普看来,这一举措堪称创造了美国历史,是能够再次促使“美国重新辉煌”的可靠保证。

冷战结束后,作为一超独霸的美国,其国防预算大幅度增加始于2007年,当年,美国的国防预算猛然增加了12%。2008年,比上年继续增加了10%。当时,美国军费这样大幅度增加的理由是,一个正处于战争状态的国家必须增加国防预算,如果不增加国防经费预算,那才是奇怪和不可思议的事情。

然而,现在人们不仅要问:在当今没有战争的和平年代,美国为何如此高调提高军费?美国为何必须扩军备战?对此,美国政府无法能做出解释和说明。

有媒体评论指出,此次美国军费“历史性”的上涨,不仅体现了特朗普此前提出的“美国第一”的主张和“保护美国人安全”的承诺,也符合特朗普及其幕僚们推崇的所谓“力量促和平”战略思想。特朗普上台后极力推行“美国优先”外交政策,认为“军事优先”是实现“美国优先”的实力基础,“让美军再次强大”是“让美国再次伟大”的重要前提。不难看出,重建的背后更多体现的是美国“深入骨髓”的霸权主义思想。

尽管当今的美国国力军力依然雄厚,没有一个国家可与其并驾齐驱。然而,这毕竟与冷战结束后美国唯一超级大国的时代不可同日而语。当今,美国虽然依旧自认为是可以在全球发号施令的霸主,但是,在世界许多地区,美国霸主的底气已经明显不足。在欧洲,欧盟与美国时有龌龊;在亚洲,新兴国家影响力日增;在中东,俄罗斯不时向美国发出挑战。这些变化使得美国产生深层的战略焦虑,时刻担心自己在全球的领导地位被他人取代。

正是看到了美国上上下下普遍的担心和焦虑,当初,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期间,不失时机地打出了“美国第一”的旗号,提出必须通过军费的投入,扩军备战增强军事实力,继续确保美国在世界的霸主地位,这一主张赢得了一些选民的支持。

特朗普坚持认为,这些年来,美国之所以在全球的霸主地位发生动摇,与前任总统奥巴马执政时期奉行的所谓和平主义有很大关系,奥巴马个人虽然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但是,美国的地位却遭到严重削弱,尤其,美国军队无论从规模、装备、士气到威慑力上,都无法与以前相比,由于美国军费遭受削减,各军兵种只能以牺牲现代化建设为代价。

特朗普大力提升军费和军力的主张,得到军内许多强硬派的支持。被人称为绰号“疯狗”和“武僧”的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在国会参议院做陈述时表示:“我认为,经过多年高强度使用军备之后,我们有待恢复原有水平。”现在,“这种恢复一直没能进行,我们现在还存在维护保养问题,一些军舰在海上停留太长时间,因为要接替它们的军舰尚未准备好。”

实际上,多年来,美国军费开支一直保持全球第一,总额超过排名其后的前10个国家的军费总和。特朗普的“恢复原有水平”和“增强军备”实质是企图恢复美国说一不二的主导国际事务的地位,进一步增强在全球战略威慑能力。

据媒体披露,美国2018财年国防预算申请总额为6391亿美元,比众议院批准的2017财年国防预算案高出612亿美元,比美国国防部2018财年国防预算控制法案上限高出522亿美元。其中,保障军队建设和发展的国防基础预算为5745亿美元,较2017财年执行预算增加584亿美元,增幅11.3%;保障反恐作战、军援等的海外应急行动预算为646亿美元,较2017财年执行预算增加28亿美元,增幅4.5%。

面对如此丰厚的美国军费大幅度提升的良机,美军各军兵种都企图从中获得自己的利益,与其他军兵种相比,空军可谓捷足相登。他们认为,美国空军扩军,不仅能够得到特朗普的支持,也有可能得到国会批准。就算上述计划暂时不能实现,空军也不会蒙受任何损失,何况这可以成为未来战场失利的挡箭牌。


美国明确大国作战对手是俄罗斯和中国



对于美国大力提高军费和军力的真正目的,俄罗斯联邦议会上院国防与安全委员会主席奥泽罗夫看得十分清楚,他一针见血地指出,特朗普狂增军费的目的是“像从前那样维持自己世界霸权的野心”。

对俄罗斯高官的这一战略判断,美国军中的高官们并不否认和予以驳斥。在谈到美国空军整体规模必须爆增的原因时,空军部长威尔逊说,这主要是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战略威胁,也只有扩充美国空军的整体规模,才能在大国竞争时代应对这两个战略对手。

2018年9月17日,美国《防务新闻》网站的一篇文章称,空军部长威尔逊表示,美国空军已为扩军计划进行了6个月的研究,目的是让美空军在击败“同等对手”的同时,还能对付另一个“中等流氓国家”。

近几年来,美国军力重心向太平洋、印度洋地区转移的速度一直在加快。为此,美国已将原来的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改为印太司令部,军事设施建设的重点和先进武器装备也同时向这一地区倾斜。

据早些时候美国《空军杂志》的一篇文章披露,太平洋空军在总部夏威夷的希开姆空军基地设立了航空航天作战中心,负责搜集整个太平洋地区空中和太空飞行器的情报。

驻夏威夷第14航空队司令厄特巴克透露,希开姆航空航天作战中心一直密切关注太平洋热点地区的空中局势。目前,太平洋空军正计划让航空航天作战中心为整个太平洋地区的反导作战提供服务。

美国空军有高官认为,印太地区周围拥有世界几大具备军事实力的国家,包括美国、俄罗斯、中国、印度以及朝鲜等国家。其中,俄罗斯是目前美国军事上的强劲对手,不时向美国发出严峻挑战,中国的军事力量正在增长,很快将是美国首要的战略对手。

美军太平洋总部前任司令、现任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法伦上将认为,印太地区海洋面积广阔,由于美军地面部队长期陷于伊拉克、阿富汗等地作战,驻太平洋的美军只能主要依靠海空力量应对可能发生的危机。

美军原太平洋总部负责空军事务的副司令利夫中将透露说,包括太平洋空军在内的太平洋美军,必须具有随时可以投入作战的能力,必须具有不断提高的作战能力,必须具有战胜未来强大对手的能力。

据悉,随着整个印太地区实力的扩充,美国空军几乎所有最先进的作战飞机相继亮相印太地区。美国国防部认为,恢复各军种的全谱战备始终是美军重建的第一要务,美军认为由于其他军事强国加强了对国防资金的投入,美军正在逐渐失去以往的优势,正因如此,2018财年美国国防预算已加大对扩军备战资金的投入。

近几年来,美国十分关注中国空军突飞猛进的发展。有美国专家认为,中国空军以歼-10、歼-11、歼-15、歼-16等机型为代表的新一代战机大批服役,据统计,目前中国空军三代机数量已经达到千架,尤其,随着歼-20隐形战机开始服役,中国空军已经对俄罗斯空天军世界第二的位置发起了强有力的挑战。

按照美国兰德公司的一份报告分析和预计,目前,俄罗斯空军具有世界第二的实力,但是,到2020年,中国空军将取代俄罗斯空军,成为世界第二大空中力量,届时,中国将获得在亚太地区的制空权,这将是一个重要的分界线,未来,美国面对的空中最主要对手无疑将是中国。

有美国军事专家分析认为,当今,在战机数量上,中国空军已经实际跃居世界第二,但是,只达到了美军战机总数的57%水平,美国现时仍然具有优势。就中国战机性能来说,中美还存在明显的差距,尤其,中国的隐形战斗机尚未形成规模。从整体实力上说,中国依然是防御性战术空军,离建设攻防兼备的战略空军目标存在明显的差距。此外,中国空军缺乏实战经验,提升真正的实战能力尚须时日。即使这样,美国空军仍然必须重视中国空军的发展速度,必须在数量和质量上保持绝对优势。